首頁 > 雙城 > 正文
“13+1”共建格局形成一年來,西部陸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
10-28 08:58:29 來源:重慶日報

01.jpg

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榮昌班列抵達榮昌,標誌榮昌區正式加入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

重慶日報消息,目前,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服務品類超過300類,輻射96個國家和地區246個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個國家33個港口

9月22日,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周紅波率隊來到重慶。雙方就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舉行座談會。

渝桂都明確,要持續深入合作,共同把西部陸海新通道市場“蛋糕”做大,在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中展現新作為、實現新突破。

10月9日,廣東省湛江市市委書記鄭人豪一行也來到重慶。他們在考察學習之餘,也希望雙方能在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方面進一步溝通交流,深化各領域的合作。

廣西是西部的出海口,是與重慶一起最早倡議、發起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省區市之一;湛江不屬於西部,卻成為西部陸海新通道“朋友圈”裏最新成員之一。

去年10月,根據《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要求,西部12省區市、海南省、廣東省湛江市在重慶共同簽署協議《合作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框架協議》(下稱《框架協議》)。至此,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13+1”省區市合作共建格局。

《框架協議》簽署後,無論是廣西這樣的“元老”,還是湛江這樣的“新人”,都在積極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一年來,在‘13+1’新格局下,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發展,呈現出更多的新氣象。”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主任巴川江説。

關係更密

六省區市共建通道運營公司

10月15日,第十一屆泛北部灣經濟合作論壇上,欽州國際集裝箱碼頭正式宣佈實現五方合作運營。

合作的五方,分別是北部灣港集團、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成都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重慶國際物流樞紐園區建設有限責任公司。

五方為何合作?答案是: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

廣西欽州港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重要出海港,欽州國際集裝箱碼頭則是出海港重要的硬件基礎設施。為推動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去年7月,五方攜手組建合資公司,開啓合作運營序幕。

經過多次洽談,五方在欽州國際集裝箱碼頭的運營方案上達成一致。今年10月12日,五方召開整合後的第一次股東會,整合工作順利完成。

廣西相關負責人表示,五方合作運營,標誌着北部灣港的經營重點,從單一碼頭運營轉移到生產業務數據信息共享、綜合調度、港航服務水平提升,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發展注入新動能。

合作,一直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發展的核心要素。“13+1”格局形成後,合作規模、範圍均得到擴大,合作的形式也更多樣化。

“一年來,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最明顯的變化之一,就是各方合作意識更明顯、行動更積極、舉措更實際。”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副主任胡紅兵説,以前各省區市合作,以溝通交流、產業合作、優勢互補為主。如今的合作更深層次,融合更明顯。

6省區市共建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是合作成果之一。

以前各省在建設西部陸海新通道時,都有相應的物流公司。比如重慶就有以中新南向通道(重慶)物流發展有限公司為平台運營公司。

“13+1”格局形成後,提出“建立綜合運營平台”,希望整合各方優勢,共同組建培育壯大跨區域的綜合運營平台相關要求。也是在《框架協議》簽署當月,重慶與貴州、甘肅、新疆、寧夏4個省區達成合資合作共識。

隨後,重慶方面積極與各方協商溝通,擬通過融合資本、共享資源的方式,協同西部各省區市共同紮實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大平台組建工作。

2020年3月,重慶、廣西、貴州、甘肅、寧夏、新疆6省區市代表企業召開合資合作協商會議,決定合資成立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

“後續,我們將加快推進區域公司建設,按照‘統一品牌、統一規則、統一運作’原則整合通道物流資源。”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渝培説。

輻射更廣

通道班列/班車數量提升明顯

今年7月,一批來自越南的高端木材,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至重慶國際物流樞紐園區,實現了越南木材在西部陸海新通道上“首運”。

今年9月,一批進口魚油從越南胡志明港出發,乘海船運至欽州港,再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抵達重慶清關。

以西部陸海新通道為“媒”,重慶與越南的交往日益頻繁。數據統計,截至目前,僅去程方面,重慶已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向越南發送集裝箱量6122箱,貨值超過12億元,位居通道所有目標國家第一位。

這只是一個縮影。“13+1”格局形成後,西部陸海新通道發展進入快車道。各省區市都在利用自身資源優勢,借力通道開拓國際市場。

比如,貴州首發了西部陸海新通道外貿出口定製化專列,甘肅實現了西部陸海新通道沙特阿拉伯班列常態化運行,青海首次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將純鹼售至泰國曼谷。

在重慶,僅2020年前三季度,就有涪陵、長壽、榮昌3個區縣開行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如今,重慶在西部陸海新通道方面,構建了中心城區“井”字型貨運主通道和以中心城區(另有江津)為主樞紐,以萬州、涪陵為輔樞紐,以黔江、長壽、合川、綦江、永川、秀山等為重要節點的“一主兩輔多節點”樞紐體系。

“截至目前,西部陸海新通道的服務品類超過300類,輻射96個國家和地區246個港口,比去年增加了8個國家33個港口。”胡紅兵説。

不僅是直接抵達的輻射範圍擴大,其“聯動”範圍也有所提升。

今年9月,一批貨物通過中歐班列(渝新歐)運至重慶,隨後通過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向越南河內進發。渝新歐越南國際班列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組織形式之一,它與中歐班列的“聯動”,映射了內陸地區西、南兩大通道正在積極尋求合作。

據瞭解,今年1-9月,西部陸海新通道與中歐班列(渝新歐)、長江黃金水道,聯運貨物超6500標箱、貨值超65億元,為“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的無縫銜接提供助力。

今年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眾多因素疊加下,西部陸海新通道開行班列、班車數量依舊提升明顯。

今年1-9月,重慶開行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839列,同比增長21.24%,其中,外貿貨物佔比提升25個百分點,達到58%;跨境公路班車、國際鐵路聯運班列分別開行1901車、122列,同比增長161%、154%。

機制更新

運營組織中心開始運作

今年9月1日,陸海新通道運營有限公司順利簽發CIFA多式聯運提單首單。

通過此單,客户能夠以西部陸海新通道為載體,將貨物由重慶發往越南,期間享受一次委託、一單到底、一次保險、一箱到底、一次結算等模式,實現更便捷的運輸服務。

這是重慶積極探索建立陸上貿易規則的生動體現,也是西部陸海新通道運營組織中心推動鐵海聯運“一單制”試點的重要舉措。

國家發改委在《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明確,重慶是通道的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框架協議》簽署後,“13+1”省區市進一步確定了重慶是通道運營組織中心的定位。

為此,今年6月9日,重慶正式成立“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標誌西部陸海新通道有了專門的服務組織機構,工作機制隨之更新。

比如,該運營組織中心要負責建立統一、規範、權威的西部陸海新通道運行統計和對外宣傳工作機制,包括準確全面掌握運行數據、重要事項、重大項目的開展和建設情況。

“我們設有5個部門,負責承辦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綜合協調、規劃發展、區域合作、項目推進、信息服務等工作。”該中心負責人劉瑋表示,機構設立3個月,各項工作已進入正軌。

巴川江介紹,重慶正加快發揮運營組織中心功能,重點推動信息、金融、標準體系建設。

“運營組織中心正聯合通道沿線海關、口岸、交通等部門,搭建西部陸海新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已形成《西部陸海新通道公共信息平台建設工作推進方案》,力爭2021年底一期建成投用。”巴川江説。

原標題:“13+1”共建格局形成一年來——西部陸海新通道跑出“加速度”

【鑫航集運教學】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繫。

舉報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週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舉報內容
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
獲取驗證碼
請先完成短信驗證
取消
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