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咖 > 正文
從CEO到被立案:迅雷陳磊的上升與落幕
10-13 14:07:17 來源:澎湃新聞-互聯網圈內事

159.png

澎湃新聞-互聯網圈內事消息,陳磊至今還清晰記得2014年9月底的那個夜晚,他和雷軍相談甚歡,凌晨2點多兩人才道別。

那時陳磊是騰訊雲計算的總裁,雷軍找他只有一個目的:邀請他加入迅雷。雷軍問他:「你想不想做一家自己能説了算的公司?」

陳磊被打動,離開騰訊加入了迅雷,從CTO做到CEO。那時的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和迅雷的結緣會以今天這個局面收場:

2020年4月2日,陳磊的迅雷CEO職務突然被免,他在看到新聞後才收到相關決議。

2020年10月8日,迅雷發佈公告稱,前CEO陳磊涉嫌職務侵佔罪,已被深圳警方立案偵查。

此時,陳磊早已悄然離境,身處國外。

光輝

高中開始學習編程,大學考入清華大學計算機系,赴美深造,在谷歌與微軟歷練,再回國加入騰訊。陳磊身上是一個標準技術精英的樣本。

在騰訊,陳磊成績不俗,曾負責騰訊雲計算,廣點通,開放平台等業務。2012年初開始負責廣點通,一個月內,實現廣點通收入翻兩番,突破100萬日營收。到2012年底,廣點通日收入突破500萬。騰訊原CTO張志東曾評價他:他幾乎是騰訊上下為數不多能夠留下來、真正對騰訊做出貢獻的海歸派。

這也成了雷軍延攬他加入迅雷的原因之一。

陳磊加入迅雷時,移動互聯網大潮已來,版權保護加強,和迅雷同樣在互聯網蠻荒時代茁壯成長起來的快播已被關停,在轉型的道路上,資金體量並不雄厚的迅雷顯得力不從心。

陳磊瞄準了新方向:雲計算。

但陳磊並沒有把雲計算納入迅雷原有體系中,而是選擇成立一家獨立核算的子公司網心科技,自己作為創始人。如此做法是希望排除公司內部的一些阻力,陳磊稱這也是一開始雷軍承諾好的,是他加入迅雷的條件。

但這似乎為陳磊之後與迅雷高層的分裂埋下伏筆。

陳磊掌舵的網心科技,開始確實做出了喜人的成績,也讓迅雷看到了轉型的希望。

陳磊加入迅雷的第二年,網心陸續推出了賺錢寶和星域CDN等產品,星域CDN通過採集家庭用户的閒置帶寬,再轉售給企業用户,迅雷和家庭用户都能從中獲利。

相較於此時市面上的其他CDN業務提供商,網心的星域CDN擁有價格便宜的優點,1.5萬-4萬/G/月的市場價格被網心直接砍到9999,價格幾近腰斬。

雷軍罕見親自為其站台,稱他投資迅雷就是要投資這個項目。

161.png

沒多久,小米、愛奇藝、快手、熊貓直播、B站、陌陌、觸手、戰旗直播等公司陸續成為星域CDN的客户。賺錢寶與星域CDN連續7個季度業務大幅上漲。

在此之後,陳磊又把目光轉向了區塊鏈,提出All in區塊鏈的旗號,並推出了玩客幣這一產品。迅雷的股價也在區塊鏈概念的推動下水漲船高,峯值最高時股價曾達到27美元。

這是陳磊在迅雷的光輝時刻。

分歧

花無千日好,人無百日紅。

從2017年開始,陳磊主推的業務紛紛折戟:

2017年2月,工信部規定只能從有牌照的企業購買寬帶,並出台清理不合規範市場交易。星域CDN模式被叫停。

2018年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的《關於防範變相ICO活動的風險提示》中,鏈克(更名後的玩客幣)被重點點名,被指本質是一種融資行為,存在風險隱患。很快,玩客幣價格應聲下跌,直至清零。

2018年9月,迅雷將鏈克、鏈克商城和鏈克口袋等業務全部售讓,僅保留玩客雲和其網絡的共享業務。

迅雷2019年財報顯示,迅雷2019年年度總營收為1.81億美元,同比減少21.9%;淨虧損為5340萬美元,比2018年的淨虧損4080萬美元進一步擴大。

財報中,雲計算和其他互聯網增值服務的收入為8410萬美元,佔總收入比例近半,成為毫無疑問的收入支柱,但這部分營收卻同比下降了31.3%。而互聯網廣告和會員收入也在下滑。

轉型新業務受阻,原有老業務低迷,迅雷老管理層原本就與陳磊存在分歧,在這種情勢下,雙方的矛盾不可避免的加深。

2017年陳磊接任CEO,他以擔心P2P業務會傷害迅雷品牌為由,對迅雷一家關聯公司——迅雷大數據公開發難,要求收回對該公司的品牌和商標授權。P2P業務是迅雷創始團隊押注的方向,陳磊激怒了他們。雙方公開喊話,相互指責。

雷軍此時選擇站在陳磊這邊,發文稱,「對CEO陳磊有着充分的信任和授權」。雷軍系贏得了這場鬥爭。內訌結束一週後,迅雷宣佈原董事長鄒勝龍因家庭原因卸任,由小米聯合創始人王川接任董事長。

但矛盾並未就此平息。

2019年11月,一份發給董事會的PPT讓陳磊與創始團隊的對立更加激化。

這份PPT中,陳磊讓法務團隊研究迅雷下載業務的法律風險,稱迅雷的下載業務收益與風險不成正比,可能觸犯多部法律,最高可判十年。

他給董事會的提議是:把迅雷下載業務逐步關掉。

對普通用户而言,難以想象,當迅雷不能下載還能幹什麼。對迅雷創始團隊來説,下載業務是迅雷的起源與根基,如果這部分業務被關停,感情和利益上都難以接受。

基本無人理會陳磊的提議,在此之後,董事會開始和他保持距離,甚至王川也基本不回陳磊微信。

背靠小米大樹的陳磊,此時已然嗅到了被小米放棄的氣息。

對陳磊的決策理念、管理方式和作風,迅雷普通員工亦存在不滿。

據AI財經社和界面報道,陳磊加入時雖為迅雷CTO,但重心實際放在組建網心科技上。而迅雷與網心科技一直分開辦公。即便之後陳磊出任了迅雷CEO,他也很少在迅雷總部出現。

「很長一段時間裏,迅雷總部這邊都是基層自治狀態。沒有上層去協調資源、指明方向、找流量,只有各部門自己提需求自己做,也很少有跨部門的協作。」一名迅雷總部員工認為這也是迅雷各項業務都不痛不癢的原因之一。有員工感覺,迅雷的老業務一直在走下坡路,但網心科技的CDN和區塊鏈業務一度做得很有起色。

「陳磊做CEO期間,網心是更重要的,迅雷很多業務暫停了,或是沒什麼動靜了,感覺迅雷就是一個殼子。」迅雷的不少員工對陳磊都有這樣的質疑。但他對自己的定位顯然不單單是職業經理人,而是創始人。他並不是替元老派守業,而是想打造他的獨立事業。他有野心有行動,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認同這種心態。

儘管業務方面很有才能,但陳磊疏於對整個集團的管理。不少員工曾報怨陳磊淘汰平庸員工的舉動。為了達到這一目標,陳磊引進了一套同事互評制度來評定績效。

但該項制度執行情況極差,多名能力受到認可的員工都被打了低等級,引起了較多不滿。

更引發迅雷上下不滿的,還有陳磊和女下屬董鱈的關係。

在騰訊期間,陳磊就和董鱈關係匪淺,加入迅雷後,董鱈也隨之進入迅雷。

只是騰訊普通公關的董鱈,在陳磊治下被委以重任,從副總裁一路升至高級副總裁。

AI財經社報道稱,迅雷公司董事會成員曾就二人的關係問題當面詢問過陳磊,陳磊以其基督徒的聲譽保證,他和董鱈之間沒有除同事之外的任何關係。但後來證實,陳磊和董鱈在迅雷任職期間育有一子。

這也為之後迅雷對陳磊的貪腐指控埋下種子。

落幕

2020年4月2日上午十點,一羣白衣保安突然出現在迅雷深圳總部,要求員工停止工作,並接管了公司重要部門。

一封《致迅雷全員》的內部信出現在全體員工郵箱:陳磊的CEO職務已被解除。

當天告病在家的陳磊看到新聞後收到相關決議,他感到錯愕與憤怒。

但澎湃的報道給了我們一個不一樣的版本:

陳磊被免當天,他的前司機姚某曾藉故進入網心公司機房,試圖拷貝公司數據及源代碼未遂,被發現後潛逃。

5月陳磊接受媒體採訪,稱迅雷開始指控他與同事涉及職務侵佔,他辯稱這些指控都是莫須有的,是「衝着自己去的」。

此時的陳磊已然感覺到局勢對其不利,試圖為已辯白。但採訪多為陳磊單方面自述,並無過多其他信源佐證。

10月8日,靴子落地,陳磊被立案偵查。

根據迅雷管理層對外放出的消息,陳磊的問題一是涉及職務侵佔,迅雷認為,陳磊在任期間,通過一家名為興融合的公司轉移公司財產,數額巨大,並企圖通過欺騙手段將迅雷核心技術人員轉移到該公司。

但陳磊辯稱,興融合實際上是網心的關聯公司,為了規避風險將兩家公司隔離開,而二者的關係在迅雷內部是公開的。

陳磊稱,興融合的本質是通過灰色途徑獲得廉價帶寬,嚴格意義上屬於工信部要查處的自建網絡,因此在股權上沒有體現網心科技。公司的會議上都會提到興融合,但如今迅雷拒不承認二者的關聯性。

陳磊出示的興融合與迅雷關聯證據

他稱公司用XR代替小融

迅雷對陳磊的另一個指控是涉嫌貪腐,一個細節是,陳磊曾指使董鱈安排網心公司與第三方簽署服務協議,聘請黑龍江鶴崗兩位「技術專家」擔任網心公司的區塊鏈技術顧問。

而這兩位技術顧問是農民,真實身份是董鱈在黑龍江鶴崗老家的親戚,兩位專家收取顧問費的銀行卡實際上由董鱈持有,資金由董鱈支配。

面對媒體的問詢,迅雷方面則表示,一切以公安機關的判定為準。

真相究竟如何,恐怕還要等到公安機關的調查結果公佈,法律會給出公正的答案。

但陳磊與迅雷,從開始的如魚得水到如今的兵戎相見,不免讓人感慨。而雙方誰也不願意看到如今這個局面。陳磊,從原先眾星捧月的CEO變成如今避居海外的嫌犯,迅雷,這六年的轉型之路嚴重受挫,在競爭激烈、時間稍縱即逝的互聯網行業錯失寶貴的六年。

在資本意志和創始團隊的利益之間,迅雷一直未能做出平衡。而陳磊,在自身野心和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纏鬥中再難立足。

10月9日,迅雷股價報3.07美元,市值僅2.09億美元。回望2014年的6月24日,迅雷在納斯達克敲鐘上市,上市首日股價報收14.90美元,市值為10.34億美元。

上市5個月後,陳磊加入迅雷,他們都以為,這將是他們的最好時代。

資料來源

騰訊潛望:《被罷黜的迅雷CEO陳磊:禍起打算關停軟件,和創始團隊決裂》

首席人物觀:《陳磊被趕出迅雷始末:白衣人突降;雷軍知道一切》

首席人物觀:《陳磊掌舵 小米撐腰 迅雷能迴歸正確航道嗎?》

澎湃:《知情人再曝迅雷陳磊案細節:免職當天前司機進機房盜數據未遂》

界面:《3年更換兩任CEO,曾經的明星公司迅雷走到終點了嗎?》

每日經濟新聞:《涉嫌職務侵佔罪,迅雷前CEO陳磊迴應:五月初開始被調查,背後另有隱情》

AI財經社:《明星經理人陳磊淪落史:不跟東家建利益共同體,提拔為其生子下屬》

極點商業:《迅雷控告前CEO前後,雷軍和他的試驗田之敗》

原標題:從CEO到被立案:迅雷陳磊的上升與落幕

【鑫航集運教學】上游新聞客户端未標有“來源:上游新聞-重慶晨報”或“上游新聞LOGO、水印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上游新聞聯繫。

舉報
  • 頭條
  • 重慶
  • 悦讀
  • 人物
  • 財富
點擊進入頻道

本週熱榜

汽車

教育

美家

樓市

視頻

舉報內容
低俗色情 廣告 標題黨 內容重複 有錯別字 排版錯誤 侵權
獲取驗證碼
請先完成短信驗證
取消
確定